新安医学 1
  首页  
 
当前位置:
新安史话
中国控烟运动的先驱――吴澄
  2016-04-12  阅读:5次  [关 闭]

中国控烟运动的先驱――吴澄

“始作卷烟者,其无后乎!”这样的诅咒,出自烟民老舍《何容先生的戒烟》一文。如今,烟盒上都印有“吸烟有害健康”的字样,吸烟之害,举世公认,控烟运动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风起云涌,蔚为潮流。就中国而言,早在清乾隆四年(1739年),歙县医家吴澄的《不居集》中就有《烟论》一篇,较系统地论述了吸烟的危害,成为我国最早阐述烟害的专文。该文明白晓畅,篇幅不长,兹将其主要内容照录如下: 

   “今时之烟,为患更甚于酒。酒虽沉湎,不能携瓶随身,啜饮不歇。而烟则终日熏灼,无分昼夜,无论富贵贫贱,男妇老幼,皆有烟具随身,频频喷吸。一口吸入,顷刻周身通体畅快,习以消闲。故客至用以代茶代酒,独坐则解闷解愁。虽赤贫之辈,困苦之时,日给犹可暂缺,而惟烟之一事,不可须臾离也。按烟之性,辛温有毒,其治风寒湿痹,冷积寒痰,山岚瘴气,其功诚不泯。盖有病则病当之,若无病之人,亦频频熏灼,津涸液枯,暗损天年。亦相习成风,举世皆然,殊不之觉耳。所以虚损之人,最宜戒此。然其性与烧酒相类。古时之人,无此二物,皆度上寿;今时之人,度百岁者少,未必非此二物之为暗害也。烧酒创自元朝,烟则盛行于今日,二物并行,贪嗜无厌,脏腑不为之焦坏乎?养生者当细思之。” 

吴澄所谓“烟之性,辛温有毒,其治风寒湿痹,冷积寒痰,山岚瘴气,其功诚不泯。”这在科学昌明的今天,当然已不足为训。然而,这在当时,却是本草学家亦即药物学家们共同的看法。在这里,吴澄不过是转述了大多数本草学家们的意见。纵观《烟论》全文,说烟草“功诚不泯”,这不过是为了迁就当时那多数人的看法,为了照顾当时将烟草作为药物在临床上加以使用的现状。实际上,吴澄这话说得十分勉强,甚至于显得有些言不由衷。 

烟草自明代中后期传入中国,经历了一个由药用渐转而为社会民众普遍吸食,成为社会风尚的过程。有关烟草的记载,最早见于《滇南本草》(1436年),其后在《本草汇言》(1619年)、《本经逢原》(1695年)、《本草纲目拾遗》(1765年)等《不居集》问世前后的本草学著作中,均有关于烟草的医药用途的记述。这些记述对烟草的危害虽已有所认识,但其共同特点乃是将烟草视为有一定毒副作用的普通药物。 

与此不同,吴澄《烟论》的重心在于强调吸烟的危害。他将“今时之人,度百岁者少”归咎于烟、酒的“暗害”,其意向已表现的非常明显。虽然,从今天的人们对于烟草的认识来考量,吴澄对烟草的否定似有不够彻底的地方,但瑕不掩玉,《烟论》作为历史上第一次将烟害作为社会问题来加以专门讨论的文章,仍不失为中国第一篇声讨烟草的檄文,其作者吴澄不愧为中国控烟运动的先驱。(姚 蕾  凌 洲

(责任编辑:李董男)  
安徽中医药大学 版权所有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 地址:(东区)合肥市梅山路103号 (西区)合肥市史河路45号
电话:0551--5169005 5169009  传真:0551―2819950  邮编:230038  皖ICP备020526号  技术支持:苏迪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