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安医学 1
  首页  
 
当前位置:
著名医家
郑重光
  2017-09-29  阅读:13次  [关 闭]

简介:郑重光(16381716),字在辛,又字素圃,晚年号完夫,歙县中山人。郑重光早年丧父,继之自己患病5年,饱受疾病磨难之苦,乃发奋学医。上朔轩歧,下迄清初,莫不精心钻研,并虚心向名家和前辈讨教,对他人的诊疗经验,能认真考察,仔细思索,以求其所以然。临证谨慎周详,擅治伤寒、温病。寄籍江苏仪征、扬州等地,《扬州府志》载:“仪征人,始居瓜洲,继迁府城(扬州)。”“其医克绍吴普(华佗弟子)、许叔微之脉,其不在滑寿下。”《仪征县志》载:“殁数十年,黄童白叟无不知其名字。”。以医名世50年,并著有医书五种。素圃习医并非偶然,“同里后学许彪”在为本书作序时称:“先生早年痛其尊公先生即逝,自伤为人子而不知医,旋又自膺疢疾,复苦医之多不精脉,不达阳生阴长之故,……遂致宛转于药炉间者凡五年。用是忧愁发愤,恣意搜讨,上自轩岐,下迄近代,不遗余力,一旦确然有以会其指归。夫五年之久,切身之疢,其间四时之更迭,七情之感触,标本虚实,藏腑传变,方剂损益,无不饮食寤寐,甘苦亲尝。”最终修成正果:“具卓然之识,而能好学深思,心知其意,故其视人病,不啻见垣一方。苟非司命,无奈之何,先生莫不使之霍然而起。”可知疗效之高。素圃治学,“灵经素难,先生之六经也。仲景东垣,则先生之濂洛也”(《素圃医案·许序》)。尤精于伤寒,著有《伤寒论条辨续注》《温疫论补注》《伤寒论翼》《伤寒论证辨》等。

著作:《伤寒论条辨续注》、《伤寒论证辨》、《瘟疫论补注》、《素圃医案》、《伤寒论翼》

著作介绍:

1、《伤寒论条辨续注》(1705年)12卷。明代万历年间方有执著《伤寒论条辨》后,喻昌受其影响作《尚论篇》,张璐作《伤寒缵论》,程郊倩作《伤寒论后条辨》。重光认为他们虽互有发明,但均未超出《伤寒论条辨》之上。由于喻昌等三书畅行,方书影响反而小了,作为方有执的同乡愤愤为之不平。他取《条辨》原文,删其支词,参考三家之说,以己意附之,取名《伤寒论条辨续注》,共12卷。卷首仍题名方有执,以示自己对方有执的尊重。由此可见《续注》是汇辑诸家之见而折衷,间附己意,审慎论理,引伸透达之著,是研究《伤寒论》的重要参考资料。

2、《伤寒论证辨》(1711年)3卷。郑氏认为《伤寒论》原文分经立法,形证互隐于六经之中,仑卒求治不便,而证辨可以因证辨经,不迷于所治。李士材《伤寒论括要》是这方面的著作,但“约而不详”,至于其他这类著述“或沓冗挂漏,或不守伤寒成法,皆有所不可。”于是以李士材《括要》为基础,引用仲景原文,更博采晋、唐、宋、元及近代前哲分见错出之条以补其未备,间附裁断者,皆会通诸家,不敢臆说,汇证标目,便于检索。“各证之下,分经辨证,括证务详,辨治务晰。”后附方剂,切于实用,对后世研究《伤寒论》有一定影响。

3、《素圃医案》(1707年)4卷,郑氏定居扬州30年,治验效案繁多,剔除“即用先圣成法与治合丹溪,后人不尽眩惑之证”,专择“亢害疑似之证”汇成,以示后学。选案多以温补见长,尤多用姜附起病,是新安医学中温补培元派代表人物之一。郑氏还撰有《瘟疫论补注》2卷,参校柯韵伯《伤寒论翼》2卷。有《郑素圃医书五种》传世。

学术思想特色:

素圃曰:“夫人身命之所系,阴与阳而已。阴阳和而生意遂焉,偏胜则害,汤液所以救其偏而和之也。”他否定了朱丹溪的“阳常有余,阴常不足”论:“自朱丹溪殿于张刘李三家之后,成一家之言而为之说,引日月之盈亏,以喻阳常有余,阴常不足,遂印定后人耳目,专事苦寒以伐真阳。呜呼,夫人身气血之所偏,而率皆阳盛而阴虚也,丹溪之治亦无误焉?不然!真阳既亏,而复甚之苦寒以伐之,其亦不仁甚矣。经曰:阴平阳秘,精神乃治。又曰:阴阳离决,精气乃绝。夫曰平,则不欲过盛可知;曰秘,则当宝护可知;曰离决乃绝,则阴精不独绝可知,阳气亦离决可知。然则圣言具在,司民命者且必专事苦寒以伐真阳也耶?张介宾有言:刘朱之论不息,轩岐之泽不彰。辞虽过激,用意良深。”素圃认为,阴“曰平,则不欲过盛可知”;阳“曰秘,则当宝护可知”,显示了重视阳气的观点。

素圃虽然崇重阳气,但绝不拘泥于此,“先生非胶柱而鼓者也”(《素圃医案·许序》)。素圃亦自称“自轩岐以来,圣神辈出,悉皆兼收并蓄,待用无遗,而曾不敢为画一之规,使去温取寒,存补废泻者。”通观全案,素圃显然是阴阳分治,阴证扶阳,阳证益阴,从不混淆,更未以扶阳法统治诸病。

从《素圃医案》中,可以看出素圃擅用附子的特点,体现在广用、重用、专用几个方面。无论伤寒、暑证、疟疾、痢疾、中风、男病、女病各种病症,素圃以姜附热药投治者居多,比比皆是,尤其若与吴门时医相比,这种擅用热药的特点就更突出了。

素圃精于伤寒,著有《伤寒论条辨续注》《伤寒论翼》《伤寒论证辨》等书。“仲景东垣,则先生之濂洛也”(《素圃医案·许序》)。其对阴火的辨识有着丰富独特的经验。在《伤寒证辨》中有一段论述,比较全面的揭示了阴火的辨识:“人身阳不尽不死,阴不胜不病,故贱阴而贵阳。阳因汗越则益燥,再服苦寒,阳气愈消则致耳聋、昏睡似少阳;冷极于内,逼阳于外,则发为阴斑似热;下冷,阳厥于上,则渴而欲饮,肾水凌心则舌黑;太阴寒,津液不上输,则舌黑而燥似火;少阴寒水上逼心火,则发声为笑似痰;寒不外解,传入厥阴,则下利脓血似痢;寒中肝,则气上逆而吐血;形寒饮冷伤肺则咳似虚劳;寒中太阴,宜温胃,误消克则伤阳而传少阴;腐气本于肾,肾邪逼真气上出于口,则口臭似胃热;寒气上参阳部,则胸背胀,妇人往往有之似肝气。凡此阴证似阳,皆宜凭之以脉,脉沉紧或散大,宜从阴治;投以阴药则危。”

  


(责任编辑:)  
安徽中医药大学 版权所有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 地址:(东区)合肥市梅山路103号 (西区)合肥市史河路45号
电话:0551--5169005 5169009  传真:0551―2819950  邮编:230038  皖ICP备020526号  技术支持:苏迪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