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安医学 1
  首页  
 
当前位置:
古代名医
余国珮
  2019-01-02  阅读:13次  [关 闭]

    简介:余国珮,字振行,号春山,婺源沱川人。

    生平:余氏父祖二代行医,从小受家庭熏陶,中年弃儒业医,悟《参同契》而得医家三昧,名噪于时。贫者不计酬。自制余氏普济丸、辟痧丹、仓公散等施舍,迭年需百金,事载《兰苕外史》。太平天国时寓江苏泰县姜埝镇。余国珮青年时擅诗文,后专攻易理,悟《参同契》及受族伯影响而深得岐黄之味,主要悬壶于江苏泰兴、泰州、姜堰、扬州、南京一带,深受姻亲一代帝师、乱世清官、吏部侍郎休宁吴存义、齐彦槐、齐学裘父子的赏识,著有《痘疹辨证》、《婺源余先生医案》、《医理》、《燥湿论》等。

    著作:《医理》1卷(1850年),《痘疹辨证》2卷,《婺源余先生医案》1卷。

    著作介绍:除《痘疹辨证》刊于道光三十年(1850年)外,其他书均抄本流传。据光绪八年(1882年)《婺源志》载余氏尚著有《金石医原》4卷、《吴余合参》4卷、《医案类编》4卷。未见。

    学术特色:

余国珮著《医理》,专论燥湿,从理论到临床,颇多创见,诚八法之外又一法门,足开后人思路。深入研究刘完素的“燥气论”和喻嘉言的“秋伤于燥”的理论,提出了“伤燥论”,临床善用润燥法,补充了中医治疗学的内容。余氏认为“万病之源无非燥湿为本,化阴化阳为变,医者必察其变而治之,内外诸症尽之矣。”在其《医理》一书中,开篇即论“六气独重燥湿论”,认为阴阳之气即燥、湿之气,燥、湿为天地之常,亦为天地之变。强调“天人相应”,疾病种类、药物性味和功用、辨证治疗及方药的运用都应随着气候寒热、水旱变化而变,人感受疾病如同自然界农作物易受干涝影响一样,有燥、湿之变,然燥、湿二气也可寒可热,余皆从二气化出,风、寒、暑、火四气都可兼燥或兼湿,六气皆可赅以燥、湿。

在诊法上发明燥、湿闻诊和脉诊之法。闻以平仄二声辨燥、湿,如《医理·望闻问切论》说“燥、湿二病合平仄,其义尤明”“凡湿病声必低平,燥病声必厉仄,多呻吟、干哕,化火则多言,或谵语妄动狂躁,……听之似有干涩不相接续之象。湿病其声似乎壅塞不宣而又低平懒言,又古谓瓮中作声。”切脉以刚柔之别燥、湿,《医理·察脉神气论》说所谓刚脉,即“古人之所谓动、涩、紧、搏之脉也,按之坚硬弹指,尖滞括手之象,皆阴虚燥病之脉”所谓柔脉,即“古人所谓濡、软、滥、滑之脉,按之如绵丝湿泥,软柔之象,皆属气虚湿病。凡物少气鼓撑,再经湿水浸渍,势必软滥不振,故以柔脉属湿”。

证候表现上余国珮不仅列举了燥证和湿证的临床表现,如湿证多壅肿、易腐烂、多浊脓秽水,燥证多跗骨、坚硬不变、最难穿溃、其体干、故难成脓还记载了临床中燥证、湿证的真假之变,例举了燥湿真假的“燥极似湿”和“湿极似燥”案例,如《婺源余先生医案·噎膈》第二案,载八十老翁患噎膈,胃阴告竭,肠胃枯涩,饮食阻塞难进反见口出涎沫,即是燥极似湿之象,绝不可因多吐痰涎而诊为湿证。又引郑殿一《温热明辨》中“有留饮肠间,唇舌反燥,仍需治湿,其燥立转,此湿极似燥之一端”,说明湿极似燥之证。


(责任编辑:李家劼)  
安徽中医药大学 版权所有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 地址:(东区)合肥市梅山路103号 (西区)合肥市史河路45号
电话:0551--5169005 5169009  传真:0551―2819950  邮编:230038  皖ICP备020526号  技术支持:苏迪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