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安医学 1
  首页  
 
当前位置:
古代名医
余傅山
  2019-02-06  阅读:13次  [关 闭]

简介:余傅山,明,正统、嘉靖年间歙县余家山人,生卒年月不详。

生平:明代《弘治徽州府志》载,余氏早年曾为湖北钟祥令,工儒通医,后自任所归,得隐者医术,方正式从医,成为新安名医之一。弟余淙从其学,后被人尊为新安余氏医学世家开山名师。再传弟子吴昆,也是著名医家,其医著在中医界颇有影响。余傅山对余淙不仅尽授其医学技艺,更嘱咐淙重视医德。曾以人遭际不遇,诚能益世利人,斯不负所学”之语,告诫余淙,要求他对个人的遭遇不要过于注重,重要的是能以所学知识为社会、为人民做出有益的贡献。余淙后果从师言,兢兢业业为病家服务。
著作:其著现已发现有《余博山医案》、《论医汇粹》等。

著作介绍:前书于清朝乾隆年间,由著名喉科专家郑梅涧在歙西环山友人方成培(字岫云)处觅见,遂录而藏之,使此书得以留传。后书全名为《乌聊山馆医论汇粹》,徽州新安医学研究所发现抄本册。全书内容实际上系明代嘉靖癸卯年(1543 年)十月十三日,余氏与新安名医汪宦、吴篁池、汪双泉等交流学术见解的记录。所涉内容有:脉法、伤寒、杂证、妇科、儿科以及临证治验等。
学术特色:余傅山关于医学的新见解主要是寒邪里统归脾胃说。认为伤寒凡邪人里,脾胃主之,非他脏所而传也。从临床实践中,他感到太阳之邪胃,则不传阳明经络阳明经邪入胃,则不传少阳少阳经邪人胃,则不传三阴。还以《伤寒论》一百九十二条、三百七十三条佐证,前者乃太阳之邪复返阳明胃的例证,后者系厥阴之邪阳明胃腑的例证。并就《伤寒论》用方来证明其说。他说:邪热入里,用大小承气汤攻之,所以导肠胃之实寒邪传里,用附子理中、四逆,所以温脾之寒。余氏强调寒邪里统归脾胃之说,意在说明凡见伤寒传经,均应重视治疗太阴、阳明,并使之不再传它经。余傅山此说既是对李东垣脾胃学说内容的发扬,又证明了寒邪传里,实则阳明,虚则太阴说。此对《伤寒沦》的研究有一定的启示。

余氏另新见解是,伤寒直中为内伤兼外感说。他认为夫三阴之经,其经里,其位僻,外邪安能遂伤之其必饮食寒冷,停滞于中,胃气已亏,不能充卫经络,又复不慎,外感寒邪,由是邪乘各经之虚,直于里,内外夹攻,而阴证作。故伤寒直中的形成是“三阴必内伤,而后邪中之。”余氏通过对《伤寒论》少阴证麻黄附子细辛汤中发表药与温里药的组成分析,认为该方内外兼治,即因其有内伤外感二者而然。余氏此论对《内经》“邪之所凄其气必虚”说,有所证明,对寒邪直中之病有较深人的阐发。

    余氏临证立方,深为郑梅涧所赏识,被其称为“不愧为明哲之士”。对余氏深谙医理,认真临证,掌握熟练的切脉技艺,郑氏颇为叹服。《论医汇粹》中记载有余氏关于切脉的论语,可证其诊脉的丰富经验。如对洪、大脉的区分,他认为可以动静字概括之,前者脉动上下左右较明显,后者相对为静。又通过切脉沉取否来分辨日:“浮中沉三候俱大,其势踊跃而高者,洪脉也;浮则大,沉则否,形状扁阔而能高耸者,大脉也。”倘若余氏无丰富的临床实践,岂能有如此深刻的体验与描述。

(责任编辑:周桥)  
安徽中医药大学 版权所有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 地址:(东区)合肥市梅山路103号 (西区)合肥市史河路45号
电话:0551--5169005 5169009  传真:0551―2819950  邮编:230038  皖ICP备020526号  技术支持:苏迪科技